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另外本站内容搜集与网络,仅供参考因此造成的损失与本站无关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:邮箱01#maisw.com(#替换成@)。

马路健身映射场地不足之困 城市健身空间该如何拓展?

男人 www.nanrenniao.com

鲁网7月31日讯近日,临沂一队暴走团成员占用机动车道健身,被出租车冲撞致一死两伤,引起社会热议。在马路上暴走健身诚然欠妥,而背后映射的健身场地缺失问题亦不容忽视。 在济南,因场地不足导致的“抢地盘”、扰民等问题,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受理的投诉

  鲁网7月31日讯 近日,临沂一队暴走团成员占用机动车道健身,被出租车冲撞致一死两伤,引起社会热议。在马路上暴走健身诚然欠妥,而背后映射的健身场地缺失问题亦不容忽视。

  在济南,因场地不足导致的“抢地盘”、扰民等问题,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受理的投诉中也是屡见不鲜。连日来,记者走访了多个健身中心和小区发现,健身需求与场地缺失之间存在极大矛盾。

  上千人共用400米跑道

  7月27日19:30,槐荫区全民健身中心体育场内,至少千余人汇集在短短400米的跑道上。每天这个时候,市民刘先生准时到达这里等候他的团队。他从一年前就加入了暴走团,暴走时间从19:40到20:45。

  据刘先生介绍,体育场免费开放时间为6:00到9:00和18:00到21:00。每天从19:30开始,有3支健身团队汇集于此,分别是“慢走团”、“暴走团”和“跑步团”。一个团队的固定人数约六七十人,而真正跑起来以后,人数能达到两三百人。“来这儿锻炼的大部分都是体育场周边1公里以内的市民,一天的流动人数至少得3000多。”

  19:50左右,3支团队的成员迈着整齐的步伐运动起来,队伍中传出动感的音乐。然而,3个团队隔不了几分钟便拥挤在一起,而跑道中间的足球场上到处都是打太极、练瑜伽、打羽毛球的运动者。

  28日下午,记者来到市全民健身中心,篮球场、网球场、体育场等健身场地几乎全天开放。场地内的运动者亦人山人海,一位篮球场地看管人员介绍,每天18:00之后,打篮球的人几乎占满了所有场地,有些人来到这儿又被迫离开了。随后记者走访了市内其他区域的几个体育中心,同样是人满为患。

  小区没场地居民健身难

  事实上,很多市民苦于无合适的健身场地,只能沿马路奔跑。家住明星小区的王先生就是其中之一,一年前,他选择了跑步健身,几乎天天5:00起床,碍于无健身场地,他只能选择沿路行走。健身过程中,他经常能看到类似的跑步者,并且有不少老者在马路边上打太极和练剑。“关键是没有场地,有场地谁在路边闻汽车尾气啊!”

  记者走访多个小区发现,健身场地和器材不足的情况比较普遍。29日20:00左右,桃园小区内几乎所有空地都被汽车占据,居民不得不在消防通道上行走,并不时躲避来往的车辆。该小区北区的一个小广场内,安装了几组健身器材,均在使用状态。数十名居民坐在广场内闲聊,“就这几个健身器材,根本不够用,现在大部分人都来这儿聊天。”

  29日21:00左右,路劲御景城小区的消防通道上,除了有部分汽车停放外,还有多位跑步者。居民刘女士称,她每天围着小区的消防通道跑5圈,现在已经持续了半年多。“小区的广场上有健身器材,光孩子和老人都不够用,只能选择跑步了。”

  文件要求并未落到实处

  数据显示,2015年底,我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约1.57平方米,我市人均公共体育场地面积为1.95平方米。2016年初,我省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为1.8平方米,与美国和日本分别为16平方米和19平方米的人均场地面积相比,这一数据相去甚远。

  针对体育场地缺失问题,国务院发布的《全民健身计划(20162020年)》(以下简称“计划”)提出,新建居住区和社区要严格落实按“室内人均建筑面积不低于0.1平方米或室外人均用地不低于0.3平方米”标准配建全民健身设施的要求,确保与住宅区主体工程同步设计、同步施工、同步验收、同步投入使用,不得挪用或侵占。

  老城区与已建成居住区要充分利用旧厂房、仓库、老旧商业设施、农村“四荒”(荒山、荒沟、荒丘、荒滩)和空闲地等闲置资源,改造建设为全民健身场地设施,合理做好城乡空间的二次利用,推广多功能、季节性、可移动、可拆卸、绿色环保的健身设施。

  计划中提出的要求,实施情况如何?7月28日上午,槐荫区体育局工作人员肖先生表示,全民健身建设以属地管理的原则,居民可将健身需求反映给社区居委会,然后上报体育局,由体育局作出安装健身器材的方案,并在小区内限期公示,征得小区内居民同意后方案方可实施。新建小区的体育场地的建设由规划部门负责。

  对此,市规划局的工作人员称,目前在新建小区的规划过程中,并没有关于体育场地建设的明确规定。体育场地的建设是由开发商决定,规划局不负责这方面的审批。

  健全法规成为当务之急

  山东省体育人文社会学研究基地首席专家、山东大学体育学院院长孙晋海表示,面对全民健身意识的提高,我国很多小区及其周边的公共区域体育场地严重缺失。这导致市民健身难,马路跑步者不断增多,其实,马路上污染的空气对身体的伤害比较大。

  孙晋海称,新建小区的配套健身设施已纳入计划中,但这并非法律条文,所以无法硬性要求开发商修建体育场地。目前,需要明确的法律规定出台,做到有法可依,这对全民健身的建设和发展尤为重要。

  相比新建小区,老旧小区的体育场地建设更为困难。孙晋海表示,由于大部分老旧社区在建设时没有考虑到健身需求,并未预留体育场地,因此,场地改造和健身器材的建设比较困难。目前,可以利用部分闲置土地设置健身器材。

  针对健身场地不足的问题,国家提倡高校向社会开放体育场地。孙晋海表示,“学校的服务主体是学生,有些学校的体育场地学生使用都紧张,对外开放也就变得不现实。”高校体育场地对外开放,现在正处于摸索阶段,能否对外开放,需要对不同学校的状况具体研究,以判别是否满足对外开放的条件。

  此外,孙晋海称,有条件的城市可以利用景区、公园等地的闲置区域规划为健身场地。目前,千佛山正在建设健身步道,健身步道有别于人行道,并用特定颜色标出。济南山体比较多,并且周围环境良好,如果能够在山体上建设一些健身步道,既可以提供良好的健身环境,又能够缓解健身场地不足的问题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网友点评
取消评论